D-day女孩:诺曼第登陆的女性英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0

  75年前的6月6日,15万盟军登陆法国西北部诺曼第,从海岸以及天空,揭开收復欧洲的关键战。多数人不知道的是,在这场代号「大君主作战」期间,其实也有女英雄贡献了心力以及生命,记者莎拉?罗丝(Sarah Rose)发现了3位不为人知的女兵,她们分别是:安蒂?博蕾尔(AndréeBrorel)、莉莎?戴?拜西卡(Lise de Baissac)和欧丹蒂?桑珊(Odette Sansom)。

  我们很强(We are the mighty)报导,参与诺曼第作战的女性英雄,大多是秘密特工,隷属英国特别行动执行组(SOE),这是英国首相温斯顿邱吉尔在1940年成立的情报机构,直属首相府管辖,在特别行动执行组当中,有39名是女性特工。

  莎拉?罗丝所着的D-day女孩,讲述二战期间,在法国奋战的女英雄们。(图/亚马逊)

  罗丝的新书《D日女孩》(D-Day Girls: The Spies Who Armed the Resistance, Sabotaged the Nazis, and Helped Win World War II)写道:「女性是D-day的隐藏人物,她们在这场大战的贡献绝不只是秘书、文书员而已,有些女性做了比男人更困难的工作,有些女性带领男人打赢战争。 」

  安蒂?博蕾尔是第一位可查说考的女性伞兵,据说她有徒手格斗的训练,还表示能用铅笔杀敌。(图/ SOE)

  1.安蒂?博蕾尔 (AndréeBrorel):博蕾尔是第一位女性战斗伞兵,为解放法国而战,直到纳粹在D-day后一个月处死她。

  博雷尔出生在1919年,是巴黎郊区的一个工人阶级家庭,14岁时离开学校,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(1938年)前,她在巴黎的一家麵包店工作。当战争开始后,博雷尔离开巴黎,参加了红十字会的护理速成班,成为医护员,治疗与德军作战负伤的盟军士兵。在法国投降后,她加群法国抵抗运动组织,主要负责救出沦陷区里的盟军士兵,主要是遭击落的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。据统计,她至少65名盟军逃亡,路线是从法国越过庇里牛斯山,前往西班牙。

  然而当西班牙也开始倾向纳粹以后,她先是逃到葡萄牙的里斯本,然后转往伦敦。虽然如此,她仍希望继续为法国的解放而战。到了1942年春天,SOE招募了她,成为盟军特工,在她训练包括跳伞、监视、破坏和徒手暗杀,不过主要任务仍以联络法国地下组织为主。

  在她受训期间,曾被问及「如果妳手边没有武器,妳要怎么杀死一个纳粹分子?」 据说她的回应是:「我至少会带铅笔,可以用铅笔刺穿他的头。」

  她的指挥官曾形容她是「我们所有人中最杰出的。」

  博雷尔于1942年9月跳伞进入法国,是目前可考的第一位女性空降战斗员。她担任代号「繁荣队」(Prosper)的地下情报组织的联络员,繁荣队在法国北部组建游击队,对纳粹进行游击战。她一直往来在巴黎和乡村之间,协调空投资源,也招募、武装和训练的反抗军成员。

  然而,纳粹的盖世太保在1943年6月逮捕了博雷与其他3名女性成员,并将她送往纳特兹维莱-史图道夫集中营 (Natzweiler-Struthof),在D-day之后的一个月将她处决,她没能看到战争胜利,年仅24岁。

  据说,即使博雷尔在集中营的那段日子,她还试着在写给妹妹的几封信中,暗藏盖世太保的密码,也就她仍然继续战斗着。

  第二位女性伞兵莉莎?戴?拜西卡,她参与了D-day的前期准备工作,以及眼镜蛇作战的准备工作。(图/SOE)

  2.莉莎?戴?拜西卡(Lise de Baissac):与博雷尔一样,拜西卡也是女性伞兵,她的伞命经歷比博雷尔稍晚一点。她两次跳伞进入法国,成为法国抵抗组织在诺曼第战役期间,与纳粹战斗的第二号指挥官。

  拜西卡家世不错,她的家族是英国殖民地模里西斯的富裕家庭。1940年,当希特勒的军队进入巴黎时,她选择为法国而战,在法国投降后逃往伦敦,并接受SOE的招募。

  她与博蕾尔情同姐妹,两人是一起跳伞进入法国中部,拜西卡在法国西部普瓦捷镇(Poitiers ),盖世太保总部附近选择了一套公寓,做为地下抵抗组织的基地,俗称「安全屋」,她认为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」。

  她骑自行车往来法国占领区,工作是联络各地反抗军,将情报与收音机交给他们。她经常每天要骑60~70公里的路,但她体力很好,不成问题。有一次,纳粹拦住了她与她身后的无线电操作员,并且被搜身。当时她们没有携带枪支,所以纳粹没找到什么,也就让他她们走了。然而她回忆说,那时候特别惊险,因为一枚矿石收音机的水晶从她的裙子上掉了下来,但她立即把水晶踩进土里,没有被发现。

  1943年8月,她在普瓦捷的安全屋被被查获时,所幸当时她不在,英国派出韦斯兰德-利山德(Westland Lysander)飞机将她送返英国,她继续在苏格兰培训了新的女性SOE新兵。1944年4月,她回了被占领的法国,前往诺曼第加入了当地反抗军,主要工作是破坏诺曼第的通讯与交通线,战略性地切断了电话线、炸毁了公路、铁路和桥梁,为2个月后的诺曼第登陆做出先导工作。

  1944年6月5日,拜西卡从巴黎骑了三天的脚踏车,累了就在路边沟渠中睡觉,终于到达诺曼第的抵抗组织总部,就是为了执行盟军在登陆之后的情报收集工作。

  随着血腥的诺曼第战役打响,拜西卡继续领导间谍活动和破坏行动。收集了有关敌方阵地的情报,并传回盟军总部,是盟军「眼镜蛇行动」(Operation Cobra )的重要基础,这场战役美国陆军部队突破了希特勒的防线,打通前往巴黎的道路。

  战争结束后,拜西卡在BBC工作,仍然担任对敌广播。她于2004年去世,享年98岁。SOE纪念馆有她的纪念胸像。

  欧丹蒂?桑珊与她的三个女儿,桑珊是三位女英雄当中,唯一有后代的。(图/网路)

  3.欧丹蒂?桑珊(Odette Sansom):桑珊生于1912年,在二战爆发时,她是英国萨默塞特(Somerset)的一名28岁家庭主妇,此时已育有3名女儿,然而她有着热忱的爱国心,另一方面她也对法国有感情,这与她出生在法国亚眠有关,因此当希特勒已经占据了她的老家(法国),并且威胁到她的新家(英国)时,她觉得有必要加入战斗。

  虽然她坚强、坚定、坚持不懈,不过28岁加入军旅的她,比较难以适应高强度的伞训,在一次伞训中撞到头而脑震盪,使她无法与前两名女英雄那样以跳伞进入法国时,而是偽装成沙丁鱼渔船的船员,偷渡进入法国。1942年11月,她抵达法国东南部,并且与自由法国游击队联络上,此时她认识了SOE的联络官彼得?邱吉尔中尉(Capt.Peter Churchill),两人在工作上相辅相乘、合作无间,邱吉尔相当仰赖她建立秘密无线电网路,用以协调降落伞降落,以及联络在隆河-阿尔卑斯区(Rh?ne-Alpes )的反抗军,为D-day做准备。

  欧丹蒂?桑珊与杰克邱吉尔,他们是法国地下组织的情报搭檔。(图/SOE)

  以欧丹蒂?桑珊与杰克邱吉尔的事蹟为蓝本的电影,在1950年是票房名片。(图/网路)

  工作上的合作,使她与邱吉尔坠入爱河,不过两人都没有说破,因为在战争前,她已有自己的家庭。然而1943年4月,盖世太保逮捕他们。她知道两人都有可能因间谍而被处决,她设法说服盖世太保,她的指挥官是彼得邱吉尔中尉,就是英国首相温斯顿邱吉尔的亲戚,而自己是他的妻子。事实上,彼得邱吉尔与英国首相没有任何亲戚关系,但是桑珊成功的欺骗德国人,两人确实没被处决,但是肉体的折磨却避免不了。

  桑珊被关押在德国境内的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(Ravensbrück),而彼得则关在法国的福雷斯监狱(Fresnes Prison)。桑珊忍受着单独监禁,并遭遇10~14级酷刑,直到1945年春天,当地被盟军收復,当她被盟军找到时,桑珊的背部已经被打了无数次、脚趾甲被拔出、身体有烙痕,然而她坚持什么都没透露。

  在战争结束后几年里,桑珊的证词,证实了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虐待事件,指挥官弗雷?舒伦(Fritz Suhren)与其他SS军官被判定战争罪。

  战后,这对特工搭挡在1947年结婚,不过维持时间不长,1956年两人离婚,改嫁给另一名SOE的成员。桑珊在1995年辞世,享年82岁。1950年,英国制作了以欧丹蒂为名的电影,就以他俩人事蹟为蓝本,是当年英国票房第4高的电影。

  (中时电子报)

猜你喜欢